未分类

麻豆传媒国产之光大全

大楚王朝。

学士府中。

尽管此事越过了学士府,直接由大将军卫西元,上报当今楚帝。

可是围住这年轻道人的大楚军队,足有二百余万,如此动静,自然瞒不过学士府。

刘越轩作为学士府十位少师之一,本身修成真玄九印,又有爵位在身,位高权重。

如今帝师闭关,意欲铸鼎成仙。

学士府的权柄,分别落在十位少师的手中。

“天荒道宫左殿使?”

“天荒与东洲的交界,绝大部分,是位在于大德圣朝境内。”

“这家伙来的方向,好像是绕过来的?”

“随手灭了上千将士,却又在两百万大军围困之下,亮出身份。”

“如此看来,倒也是个欺软怕硬之辈。”

清纯短发大眼美女雨中写真

刘越轩沉吟道:“他来作甚么?”

天荒道宫,乃是上古的庞大势力,不弱于东洲的圣宫。

只是,他身在东洲,与天荒少有交集,不知那边如今的格局究竟如何。

只是,据说当初圣宫毁灭,道宫也难幸免。

但此刻看来,圣宫或许是真的覆灭,只剩下残余之辈,已无多少高层人物,但是道宫似乎还有大人物,依然支撑着道宫不灭?

他神色微凝,但仍然没有做出什么举动。

甚至,他也没有直接报知于大德圣朝。

这些年间,大德圣朝打入大楚王朝的谍子,数量不少。

卫西元两百余万大军的动静,提前没有准备,此刻也谈不上秘密。

自然会有其他人,将此事报知于大德圣朝,他自身便犯不着再冒着风险,与聚圣山方面联系。

而且,不单是大德圣朝,其他各方势力,那些仙宗余孽,那些暗藏的仙神势力,都有眼线藏于大楚王朝之内。

而帝师亲手教导出来的陆青廉,当今学士府十位少师之一,所负责的,便是监察大楚朝堂的文武百官,严防各方谍子深藏朝堂,窃居高位。

刘越轩与这位陆青廉,关系平平,未有冲突,也无过多来往,但偶尔会在对方面前,展露出一些对大楚王朝的忠义之举。

有些话,不用说,只须做。

陆青廉虽然与他交情不深,但深知这位永安侯刘四平,忠于大楚,嫉恶如仇。

“各方也尝试将谍子送入大德圣朝,但基本因为龙族血脉的关系,最终大多都失败了,只有少数,借助秘法或者秘宝,压制住了龙族血脉,但大德圣朝创立未久,如今的高层,依然是当年的元老,而不是那些新进后辈,他们的谍子奸细,暂时起不到作用。”

“倒是大德圣朝,这些年间,似乎在我老师运作下,已经有不少凡夫俗子,投入了古老仙宗的门下。成为了大德圣朝的眼睛。”

这些古老仙宗,大多是尊上古仙神为祖师。

有些是因功法一脉相承。

有些是因臣服于古老仙神门下。

有些是真正的上古仙神势力,只是传承断代,流传至今。

这些堪称古老的传承,背后都有着仙神的存在。

而这些仙神,也有意扶持势力,不知是为了栽培自家的势力,还是为了光复过往的仙宗辉煌,或者仅仅只是为自家宗门重定传承,将上古灭亡的道统,继续流传于后世。

“大德圣朝虽然明面之上,也并不是只能防着暗中势力的暗箭,这些年间还是主动准备了不少事情,对那些上古时代存活下来的老家伙,也不再是两眼抹黑,总算是有了些许了解。”

“天荒道宫左殿使前来,不知道庄冥是经过藏在大楚王朝的谍子知晓,还是通过各方古老势力麾下的眼线知晓?”

——

天御福地,中元境,大楚王城。

自称天荒道宫左殿使的年轻人,来到了这里。

他是乘坐大楚王朝军队战车而来,随行的有十万将士,为首一人,竟是一名铸鼎仙神。

他这一次来到大楚王朝,实际上颇有受到押送的味道,让他颇为不满,但避免坏了三殿下的大事,也只有忍下这番屈辱。

再者说,此番押送他的,好歹是一位铸鼎的仙神,不断掉了身份。

“你就是从下界飞升而来的铸鼎仙神?”左殿使看着旁边那尊大楚仙神,这般问了一声。

“正是。”紫烟侯气度出尘,淡淡道。

“紫烟侯?下界紫烟观的观主?”左殿使想起他适才来时的遁光,略有些许思索。

“不错。”紫烟侯平静打破。

“先前你来时的遁光,颇有我道宫的痕迹。”左殿使静静看着他,这般说道。

“尊神此言何意?”紫烟侯问道。

“你紫烟观祖师是谁?指不定上古年间,应是出身我道宫的仙神,若真如此,你还算是我道宫弟子……”左殿使徐徐说道:“放在上古时代,纵为铸鼎仙神,你也只是道宫中的寻常长老,而今若归道宫,想必三殿下会许你一个殿使之位!”

“……”

紫烟侯深深看了他一眼。

这是一种拉拢?

还是纯粹套关系?

虽然这位左殿使的话,显得颇为生硬,但倒还真是说得不错。

紫烟观的祖师,乃是左元地师。

左元地师,原是天师府的地师,但奉命成为了打入道宫的谍子奸细。

左元地师自身所学,受得道宫熏陶影响,不免染上许多痕迹,他留下的部分传承,与道宫确实可以说是息息相关……甚至有着不少道术,根本就是道宫的法门。

“三殿下是哪一位?”紫烟侯忽然问道。

“……”

那左殿使怔了一下,旋即冷笑道:“后辈仙神,果然一无所知,连三殿下都不知晓,想必你们连苍天都不知晓了,无有敬畏,无有道心,后世的仙神果真如魔头一般了。”

这般说了一番话,他似乎觉得极为恼怒,不再多言。

——

而在大楚王城。

楚帝已在此等侯。

但还未等他上前。

却听得战车内的年轻道人,冷笑了一声。

“大楚王朝,受我天荒道宫暗助,才能有今日之盛况,才能摆脱东斗星官等恶神的暗手,可时至今日,大楚王朝反倒是成了气候,连我道宫使者都敢镇压,囚禁押送至此,而不是以礼相待。”

左殿使淡淡说道:“大楚王朝,全然不讲礼数,也不顾恩德,贫道看来,道宫还是扶持大德圣朝为好。”

楚帝神色冷淡,目光稍凝。

道宫的决策,不是一位殿使可以决定的。

而这位殿使,也只不过个传话的。

自恃仙神修为,俯视众生。

自觉上古仙神,年代久远,辈分也高,强于后辈,而生傲气。

但他并没有因此而翻脸。

何况,他并不清楚,这位左殿使,是真的如此性情,还是故意如此?

又或者是被授意如此?

至少,那位三殿下,将他派遣至此,自然是有那位三殿下的理由,这尊仙神的倨傲轻视,或许也是三殿下在无形中的敲打。

楚帝默然不语。

然而他身旁的天机阁主,则施了一礼。

“尊神勿怪,毕竟是近来东洲风波连绵,我大楚王朝戒备森严,先前未曾验明尊神之身份,故而有所怠慢,而今得见尊神,知晓身份,便不会再有这样的误会。”

天机阁主笑着说道:“皇宫之内,已备酒宴,为尊神接风洗尘,还请尊神息怒,毕竟正事要紧,如若耽误,三殿下怪罪下来,恐大楚王朝担待不起。”

他只说大楚王朝担待不起。

但是谁都知道,误了大事,这位道宫左殿使,一样是担待不起。

“也罢,贫道也不想过多拖延。”

这位左殿使,走出战车之外,背负双手,俯视下来,道:“贫道此番,执法旨而来,入东洲境内,碍于当今时代,身处于大楚王朝疆域之内,还须楚帝加以配合。”

楚帝身着皇袍帝冠,神色冷冽,听得对方如同使唤一般的口气,却也只是冷漠,平静说道:“怎样配合?”

左殿使应道:“大楚王朝疆域,国运压制,影响法旨传扬,所以须得楚帝配合,撤去压制,并且以此法旨,经国印而发,可传至大楚王朝疆域之内的每一处,让东洲各方仙神,尽都知晓!”

天机阁主闻言,低声道:“余下三成地界呢?”

左殿使昂然说道:“大楚王朝七成地界,如若借助国印,尽传法旨,便是东洲皆知,自然也会传到东洲各方……”

实际上,大德圣朝这些年间,一直敌视外来仙神,或许是为了聚敛东洲运势,避免国土境内出现外界仙神,才有一种封锁的意味。

眼下这一次,各方仙神攻伐,均被抵御下来,陨落甚多。

目前大德圣朝境内,除却大德圣朝的仙神,再无外界仙神踏足。

所以大德圣朝境内的这三成地界,传是不传,并不重要。

甚至,若不传开,大德圣朝未能及时知晓此事,便会疏于应付,对他此行而言,反倒是好事。

至于天雾海域方面,没有国运压制,只有圣宫遗址,便不会阻拦法旨的传扬。

“陛下……”天机阁主看了过来。

“借助国印?”

楚帝目光凝重,这是大楚王朝的根本,也是他强大的根源,自然不容出错,他定然不会借出。

就算是经他之手施展,他也害怕这法旨有什么制衡之下,毁去他的国印,或者制衡他的国印。

“你不愿意?”左殿使缓缓问道。

“法旨是何内容?”楚帝说道:“只须你报知于朕,那么大楚王朝之内,必会拟出一道圣旨,与之相同,广传八方。”

“混账!”左殿使为之震怒,喝道:“你可知苍天法旨,是何等大事?你区区修行王朝,小小铸鼎仙神,妄图模拟苍天法旨?”

“你的意思是,一定要以你之手,将法旨通过大楚国印,传于八方?”楚帝问道。

“不错。”左殿使正色说道。

“国印可用,但只有朕亲自来用。”楚帝冷淡说道:“而苍天法旨与朕无关,能够经过国印颁发的旨意,只有我大楚圣旨!”

“放肆!”左殿使震怒道:“你敢违逆道宫?你敢反叛三殿下?你敢不忠于苍天?你可知晓,此三罪论处,必要将你道果打灭,魂魄镇于道宫之下,永世不得超生!”

“好大的恶果!”楚帝背负双手,笑着说道:“既然朕迟早一死,又何必留你一命?来人……将他拿下,道果以拘神禁术封锁,将其魂魄抽出,燃灯化油,至于那道果,便送去炼丹,莫要浪费了他一身修为!”

“慢!”天机阁主忙是说道:“毕竟是道宫左殿使,虽说陛下诛灭了他,三殿下也不会为他报仇,但他毕竟是三殿下的传话人,陛下一旦杀他,三殿下就算不来问责,也难免有怒,还须费许多心思,让三殿下息怒。”

“无妨,将炼出来的丹药,送给三殿下赔罪,再赔些宝贝,也就是了。”楚帝缓缓说道:“最重要的是,朕一国之君,如此受辱,这一口气,无论多大的代价,朕也认下了。”

“若真如此……”

天机阁主迟疑了下,旋即暗中传音于那一尊神,道:“陛下似乎真要屠神,不知尊神究竟有多大的分量?若只是道宫左殿使,三殿下只怕不会因你陨落而翻脸,陛下也是笃定这点,才杀机如此沉厚……你若能搬出更大的身份来,此事还有得商量,不然的话,本座只能为你燃香祈福了。”

左殿使神色冷淡,缓缓说道:“唱的双簧?”

天机阁主笑了一声,全然没有一种被人看破的异样,抚须点头,说道:“尊神果然聪慧,那也应该知晓,平息陛下的杀机,还有另一个方法,那就是你向大楚王朝妥协。”

左殿使平静说道:“贫道配合你们,完成三殿下大事,不过你大楚王朝辱及苍天法旨,须得知晓后果。”

天机阁主施礼道:“多谢尊神告知。”

左殿使背负双手,伸手一点,顿时光芒闪烁,朝着前方而去。

刹那之间,天穹颤动!

大地微震!

汪洋浩荡!

这就是苍天法旨!

但在这一刻。

楚帝伸手,按住了苍天法旨。

他扫了一眼,才道:“朕明白了。”

苍天法旨,倏忽而散。

而其中内容,他已尽数记下。

“苍天法旨,广传天下,你强行独自观看,以大楚王朝圣旨替代苍天法旨,如此大逆不道,违逆天意之事……”

左殿使再一次说道:“你这一次配合,或许还能功过相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