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香草影视app下载污

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长棚搭起,灵堂高摆,梁家大宅哀乐阵阵,人人素缟。

一代神医梁鹊,驾鹤西去,普天同悲。

一同发丧的还有停尸数日,济世堂主治大夫,牛天青。

两位老人家同日发丧,这是梁老神医的遗愿,没人敢反驳。

两位老人的墓穴相邻,若是死后有灵,定能促膝长谈,也省的孤独。

作为梁家新任家主,同时也作为牛天青的唯一弟子,梁点点一身素缟,站在灵堂一侧,披麻戴孝,和梁家人一道,答谢前来送行的宾客。

葬礼一办就是三天。

三天里,小数点一直守在灵堂,送走两位老人最后一程,不吃不喝,模样消瘦的几近没了人形,看的谢牧等人一阵心疼。

“点点这孩子就是太重感情了……一连三天不吃不喝,就是成年人也受不了啊!”看着小数点一身素缟的消瘦模样,秦暮云眼眸中闪过一抹心疼,喃喃道:“不过,我真的没有想到,点点最终会接受梁家家主的位置……要知道,我已经在燕京命人给她安排好房间了,这下可好,泡

汤了!”

听着秦暮云言语中的淡淡埋怨,谢牧摇摇头,喃喃道:“一个老人,在生命最后一刻,用尽所有力气,求你迁就他一下……你会拒绝么?”

向阳处的她

“你又拿什么理由拒绝?!人家可是把命都给你了啊!”望着不断向宾客行礼的小数点,谢牧眼中闪过一抹温暖,淡淡道:“虽然我也希望点点跟我走,但是我更喜欢点点做出的这个决定,虽然这个决定看上去并不算聪明,但是相比起聪明,我更希望我谢牧

的弟子是善良的,因为聪明只是一种天赋,而善良则是一种选择……我谢牧以拥有这样的弟子为荣!”听完这番话,秦暮云冷哼一声,有些不屑道:“你说的倒是轻松,如果梁家跟咱家一样,我自然不会反对……可是,梁家是咱家么?两位老人的灵堂连摆三天,梁文山父子只在第一天露个面,然后就没

了人影,紧接着整个文山就传出了点点家主之位不合规矩,要改换家主的消息……谁在幕后搞鬼一目了然!”

说到这,秦暮云眼眸微冷,不屑道:“要不是我真的懒得搭理那俩废物,我真想一巴掌呼死他俩……如果不是我们家点点重感情,你以为点点会在乎梁家这点产业!?”

“普天下也就那俩废物觉得梁家是个宝!!”

“你觉得……嗯?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!?”

秦暮云骂的正起劲,猛然间却发现谢牧正用一种惊讶的眼神注视着她。

秦暮云微微一怔:“你干嘛这么看着我!!”

谢牧嘿嘿一笑,打趣道:“咱俩从认识到现在,我今天头一次见你骂人,感觉……超意外!!”

秦暮云微露窘态,狠狠瞪了谢牧一眼:“骂人怎么了?被逼急了,我还打人呢!!”

谢牧连连点头,一本正经道:“我谢牧的媳妇就是霸气!!”

被唤作媳妇,秦暮云幽幽瞪了谢牧一眼,冷不防道:“那在你谢大家主眼里,是我燕京秦暮云霸气,还是她江州楚烟媚霸气啊……江州楚女王,听听,这名头比我在江州那时候霸气不下百倍!!?”

一言出,谢牧顿时僵在原地,底气不足道:

“好端端的……怎么提她做什么?”

秦暮云白了谢牧一眼,没好气道:“提她做什么?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某人口袋里似乎揣着明天飞江州的机票呢吧……怎么,你打算去粤岛之前,顺道去江州看看你的老情人?”

谢牧大窘,尴尬道:“什么老情人啊,就是见见老朋友……毕竟,我也很久没回去了,也该回去看看了……故乡嘛!”

秦暮云瞪了谢牧一眼:“你的故乡在燕京!!谢氏老宅忘了?!”

谢牧大窘,无话可说。

秦暮云没好气的哼了一声,转而又道:“走也可以,不过你总不能扔下点点不管吧……如果没有咱们的帮助,就她那性子,还不被梁文山父子生吞活剥了啊!”

闻言,谢牧撇撇嘴,冷笑道:“生吞活剥?你太小看我谢牧的徒弟了!”

“想生吞活剥我谢牧的徒弟,先问问我答不答应!”

说到这,谢牧眼中闪过一抹厉色,沉声喝道:“知道你想要说什么……虽然点点是我徒弟,但是她也喊你一声师娘不是?所以今后点点的事你当然也有资格管……至于今后与梁家之间的生意往来,你更无需问我,我只有一个要求……让点点吃些小亏

没问题,也有助于孩子成长,但是大亏不行……别说他区区梁文山父子,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能欺负我谢牧的徒弟!!”

一番话说的掷地有声,听得秦暮云眼中异彩连连,竖起大拇指赞叹道:

“这才是咱们谢家家主该有的霸气!”

“生意上的事你放心,如果梁文山父子想打算利用生意排挤点点,我就让他们知道知道,这商战杀场,到底谁做主!!”

说到这,秦暮云眼中闪过一抹忧虑,沉声道:“生意上大可放心,可是如果梁文山父子御使武者欺负点点……”

闻言,谢牧冷哼一声,淡淡吐出两个字:他敢!

低声交谈中,灵堂中最后一批宾客也离开了,开始有下人动手,准备拆除灵堂。

然而,就在此时,突然有人来到灵堂之上。

来人是个女人,与梁家人一样,同样一袭素缟,同样披麻戴孝,不像是前来送行的宾客,反倒更像是梁家人。

女人面露哀容,眼眶通红,显然是哭过。

看着来人,所有人齐齐愣在当场!

谢牧惊呼:“梁文月!?”

梁文月恍然未闻,只是默默地点上清香,恭敬插在香炉之内,随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梁文月先是向梁老神医重重磕了三个响头,然后又冲着牛天青大夫的灵位,补了三个响头。

“这三个头,是替我同伴山本一木磕的……他已死在我手,老爷子泉下有知,也该瞑目了……”

听到这话,所有人齐齐一怔,紧接着就听谢牧惊呼道:

“山本一木……同伴?你是东洋人!?”梁文月点头,平静道:“重新认识一下,我来自东洋山口组,名为宫田美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