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深夜香蕉频蕉app下载安卓

“你说什么?”

面对秦明的叱问,秦苦阴阴一笑,道:“我要用你的狗命,换秦家弟子的益寿延年,你敢不敢答应?”

“秦苦,休要胡说八道!”秦三眼神一变,在喝斥秦苦的同时,亦将紧张的目光投向秦明,似是在观察他的反应。

“既然大家都是秦家子孙,我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。”秦苦环顾四周,朗声道,“今夜,我不仅要替爹娘报仇雪恨,而且还要替我爹夺回本该属于他的一切。”

“属于他的一切?”此刻,秦明的脸色已阴沉到极点,语气冰冷的不参杂一丝感情,“今时今日的秦家,还有什么东西属于他?”

“有!当然有!”秦苦自信道,“比如……被你强占多年的家主之位。”

“嘶!”

此言一出,秦家众弟子无不倒吸一口凉气,脸色纷纷变的尴尬起来。

“秦苦,你算什么东西?”秦明怒极而笑,“就凭你,也配在我面前大放厥词?”

“我能让秦家打破‘短命诅咒’,能将‘赤火上卷’和‘玄水下卷’合二为一,从而令河西秦氏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。”秦苦笃定道,“而这些,你一样都做不到。如果秦家继续由你执掌,秦氏子孙将无一例外,都活不过六十岁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秦苦此言,尽含威胁挑衅之意,令秦明怒不可遏,同时令秦家弟子心生忐忑,面面相觑。

红唇妹荷塘边的纯美笑颜

“我爹是家中长子,我是秦氏长孙,依照长幼顺序,今日的秦家家主应该是我,而不是你!”秦苦炮语连珠似的说道,“你只是一个废长立幼,谋权篡位的奸贼,是秦家的叛徒。”

“住口!”

“还有你们,这么多年一直助纣为虐,与虎谋皮,难道你们忘记老祖宗定下的规矩吗?”秦苦不理会秦明的喝止,反而将目光投向面色迥异的众弟子,变本加厉地说道,“你们若还承认自己是秦家子孙,若还承认秦家的老祖宗,便随我一起讨伐奸贼,恢复正统。”

“住口!”

“只要你们迷途知返,过往之事我秦苦既往不咎。非但如此,我还会将‘玄水下卷’公之于众,让秦家每一位弟子都能阴阳调和,益寿延年,再不受‘短命’之苦。”

“住口!”

面对秦苦的“妖言惑众”,秦明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羞愤,口中发出一声暴喝,同时一股强劲的内力震荡而出,登时将四周的墙壁震的晃动不已,沙石散落。

众弟子被突如其来的怒吼吓了一跳,一个个手足无措,不知所言。

“秦苦,你以为凭借自己的花言巧语,便能动摇我在秦家十几年的根基吗?”秦明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阴戾之气,声音亮如洪钟,回荡在天地之间久久不能消散。

“当年,你爹犯下弥天大错,被你爷爷逐出秦家,此事秦家上下有目共睹,岂容你狡辩?”

“当年若非你暗中设局,爷爷岂能误会我爹?”秦苦驳斥道,“你的家主之位是骗来的,根本不能作数!”

“真是天大的笑话!”秦明不屑道,“你以为他们会听信你的一面之词?”

“你究竟做过什么事,自己心里清楚。”说罢,秦苦将别有深意的目光投向秦氏三杰,哼笑道,“人在做,天在看,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!”

秦苦此言,令秦氏三杰的脸色变的难看至极。

“混账东西!我已给过你重新做人的机会,可惜你冥顽不灵,屡教不改。”秦明虎目一瞪,怒声道,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必再顾念叔侄之情,今夜便替秦家的列祖列宗清理门户。”

“应该清理门户的人是我!”秦苦毫不示弱,呛声道,“今夜,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!”

“杀了他!”

秦明的眼中杀机一闪,猛然发出一道喝令。

然而,面对秦明的命令,秦家众弟子却是犹豫不决,迟疑不定。

俨然,刚刚秦苦的一番慷慨陈词,以及抛出的“条件”,已令众弟子心生动摇。

毕竟,好死不如赖活着,是人皆不愿英年早逝,更何况是家财万贯,有权有势的秦氏子弟?

“干什么?”

见众弟子左顾右盼,迟迟不肯出手,秦明勃然大怒,呵斥道:“如果你们被秦苦的妖言蛊惑,便是与他同罪,结果只有死路一条!”

说罢,秦明将冷厉的目光投向秦氏三杰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你们上!”

秦氏三杰相互对视一眼,稍作迟疑,而后齐声领命:“遵命!”

“秦府主,稍安勿躁!”

然而,未等秦氏三杰向秦苦发难,一道浑厚的笑声陡然自院外传来。

紧接着,以谢玄、雁不归、邓长川为首的上百名贤王府弟子,然不顾秦家守门弟子的重重阻拦,大步流星地闯入内院。

见此一幕,秦明的心里“咯噔”一沉,同时一抹极为不祥的预感,情不自禁地自心底迅速攀升。

“谢二爷?”

虽然秦明已猜出今夜发生的一切,都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局,但他仍不愿主动与谢玄撕破脸,故而佯装懵懂地问道:“你们这是……”

“秦府主别误会,我们来此绝非故意找茬,而是原因有二。”谢玄不急不缓地解释道,“其一,我们收到消息,昨夜在贤王府为非作歹的宋玉,如今正在贵府做客,我们奉府主之命前来探明真伪。其二,听说鄙府下三门的副执扇,来此与秦府主一叙叔侄之情,我们顺便接他回去。秦府主应该有所耳闻,这几日……城中不太平。段堡主刚刚出事,我们不希望秦苦重蹈覆辙。”

谢玄的话,令秦明的脑中一阵轰鸣。霎时间,千思万绪齐聚心头,令其心乱如麻,难以理清头绪。

“洛天瑾为何知道宋玉在这里?难不成……这一切都是洛天瑾设下的圈套?”秦明的脑中飞速盘算,心中暗暗思忖,“不对不对!如果洛天瑾早就洞悉一切,为何昨夜会让宋玉救走艾宓?难道……是洛天瑾精心策划的一场苦肉计?可他的目的又是什么?”

秦明越想越乱,越想越糊涂,但迫于眼前的情形,由不得他仔细斟酌,故而将心一横,搪塞道:“谢二爷消息有误,宋玉不在这里。”

“在与不在,一搜便知。”秦苦挑唆道,“秦明,你敢不敢让谢二爷搜查?”

“谢二爷,这里毕竟是我们的地方,你若执意搜查,只怕……不合规矩。”秦大插话道。

“洛阳城究竟是谁的地盘,恐怕阁下尚未弄清楚。”邓长川冷笑道,“如果宋玉不在贵府,我等失礼,自会向秦府主奉茶认错。但如果宋玉在这里……恐怕秦府主要亲自向武林盟主解释清楚才行。”

“贤王府弟子听令,给我里里外外,仔仔细细的搜!”

“是!”

雁不归一声令下,贤王府弟子欲四散搜查。情急之下,秦大怒喝一声,秦家众弟子纷纷抽出刀剑,与贤王府弟子形成对峙之势。

一时间,双方剑拨弩装,互不相让,院中的气氛紧张到极点。

“秦府主,这是何意?”谢玄面露不悦。

“谢二爷只凭一个难辨真假的消息,便让人在我的府邸搜查,此事若宣扬出去,让秦某颜面何存?”秦明故作镇定,强词夺理。

邓长川面露鄙夷,反问道:“秦府主,你是担心自己的颜面,还是担心被我们搜出宋玉?”

“邓五爷说话可要有凭有据。”秦三反驳道,“休要血口喷人!”

“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。”秦苦环顾四周,戏谑道,“如果不闹出一个结果,恐怕今夜很难收场。”

秦明眉心一皱,狐疑道:“此话何意?”

“你、我,光明正大地打一场!”秦苦用长空刀直指秦明,挑衅道,“此战,将决定三件事。其一,‘玄水下卷’的归属。其二,秦家家主的人选。其三,谢二爷及贤王府弟子的去留。无论胜负如何,你我之间的仇怨一笔勾销。如何?大名鼎鼎的‘霸刀’,可敢应我‘鬼见愁’的挑战?”

秦明的眼皮微微抖动,沉声道:“你凭什么向我挑战?”

“就凭我是秦家的长子长孙!”秦苦义正言辞道,“你可以拒绝任何人,唯独不能拒绝我。一句话,你敢不敢为了秦家弟子的生死存亡,为了秦家血脉的长久延续,与我决一死战?”

“秦苦,你不要逼我!”

“我愿立下生死状!”秦苦根本不理会秦明的反应,径自向谢玄说道,“请谢二爷及在场所有人做个见证。今夜,无论我与秦明谁生谁死,都与其他人无关。”

“我答应你的要求。”谢玄欣然允诺,毫不犹豫,“如果你败于秦府主之手,我马上率人离去,也算……给河西秦氏一个面子。”

“秦明!”秦苦将凶狠的目光投向一言不发的秦明,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若是你赢,我愿交出‘玄水下卷’,此生此世不再与你争秦家家主之位。但若是你输,我只要一样东西即可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的狗命!”

此刻,场所有人的目光部汇聚在秦明身上,尤其是秦家众弟子,更是满脸期待,一个个心情激动,眼眸放光。

见状,秦明不禁暗暗叫苦,今夜与秦苦的生死一战,恐怕是避无可避。

如果他临阵退缩,莫说谢玄不肯罢休,就连秦家弟子也不会答应,必对其心生鄙夷,甚至弃他而去。

万物皆可失,唯有人心不可失。此一节,秦明自然心如明镜。

“考虑的如何?”秦苦逼问道,“你可敢应战?”

“我可以与你一战。”秦明眼神一狠,幽幽地说道,“但除了刚刚说的三个条件外,我还有一个要求。你若敢答应,我便接战。”

秦苦一愣,迟疑道:“什么要求?”

“如果输的人是你,你非但要留下‘玄水下卷’,而且还要留下自己的性命!”

说罢,一股杀气登时冲天而起。与此同时,龙渊刀“仓啷”出鞘,于夜空中划过一道刺眼的银弧。

见状,秦苦的嘴角不禁扬起一抹嗜血的狞笑,长空刀朝天一指。霎时间,刀锋颤抖,金鸣震天。

这,便是秦苦给秦明的最终答案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