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modelmedia麻豆传媒映画

“悔教夫婿觅封侯。”

苏子籍松开握住她的手,而轻轻抚摸着她头发,叹:“那我有一首给你,你听听好不好?”

说着就念,声音清朗。

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

问君何能尔?心远地自偏。

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

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。

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。”

这诗令叶不悔顿眼前一亮,她是书店老板的女儿,别的不说,读的书不少,这诗非常不错,就算夫君之才,她素已知道,可此诗也使她惊喜。

这还罢了,夫君睿智偏又含愁忧的眼神,更是让她羞涩低下了头,好一会,她才如梦初醒,声如蚊蚋的答:“是好诗,我喜欢。”

“可是这是都督、太尉、郡公之孙,太守之子才有的待遇。”

见她眼神迷惑不解,苏子籍也不解释:“你可还记得我们当初遇到的种种难事?”

甜美少女夏日迷人写真

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,这固然很好,我且问你,地痞、税差、县吏、衙内、官人,一群虎狼,又怎么破?”

“别的不说,那时在小小县城,无须是官,只需要帮派地痞使些计策,诓骗于我,就能让我险些家破人亡。”

“要是没有功名,七品县令就能让你我死无葬身之地,破家灭族。”

“你忘了岳父大人去世时的危机了?”

“莫说权贵无善终,民间百倍冻死骨。”

苏子籍提到这些,让叶不悔一怔,也陷入了回忆,笑容又苦涩又甜蜜:“是呀,要不是你是皇孙,我们怕就要背个杀人之罪了。”

“只是,那时的事,现在想想,仍觉得如做梦一般。”

“那时你每日都来书肆帮忙,我爹……我爹觉得你为人孝顺,又知读书上进,是个好孩子,就让我每日都拿些肉饼给你吃,那时何曾能想到你会有今日?”

莫说是想到有今日华服大宅,那时更想不到,她与苏子籍竟能结为夫妻,更想不到,苏子籍竟并不是苏家的后人,而是皇孙。

叶不悔并不是深闺中的文艺少女,她只回想一下,就立刻知道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只是一场梦。

“莫说权贵无善终,民间百倍冻死骨。”叶不悔读这句,真是冬饮冰酪,初时甜润,入喉冰寒,令人警醒,想到这里,她从苏子籍怀里抬起头:“对了,在你回来之前,我曾被皇后娘娘召见过一次。”

原本还揽着叶不悔,改轻轻拍着叶不悔背以示安抚的苏子籍,手就是一顿,低垂下眼眉:“何时?”

“大约是几日前。”叶不悔说:“当时我还在桃花巷宅子里,突然被宫女太监带走,可着实吓了一跳,当时也没来得及换一身衣裳,现在想想,仍觉得那次召见,犹做梦一般。”

苏子籍柔声问:“皇后娘娘对你如何?你见到皇后娘娘后,你们说过什么?做过什么?”

叶不悔回忆着说:“我被宫女太监叫上一辆牛车,一路上态度恭敬却并不与我攀谈,我因心中忐忑,也不敢多语。”

“等进了皇宫,又被人领着到一处宫殿,见到了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娘娘,因着紧张,我有些拘束,而皇后娘娘也很冷淡,只问了我的出身来历,又问我是如何与你成亲,我都一一说了。”

“我那时就有感觉,皇后娘娘似乎并不很喜欢我,我本该因此更拘束,可不知道怎么,后来我们慢慢聊着,慢慢我竟看着皇后娘娘不那么紧张了,而皇后娘娘待我,竟也似乎亲切了许多。”

说到这里,叶不悔仍有些不安,她再次依偎到苏子籍的怀里,轻声:“你说,我们结为夫妻,是不是让你反倒为难了?”

说着时,手指下意识扯着自己的衣服。

苏子籍则不像叶不悔那样觉得这里面是不是又有事,皇后对叶不悔的态度有所改变,在苏子籍看来,或是血缘的影响。

叶不悔才是真正太子后人,皇后是叶不悔的嫡亲祖母,祖孙二人见面不相识,叶不悔身上来自生身之父的一些特征与相像处,依旧会让皇后觉得亲切。

至于初时对叶不悔表现冷淡,这也好理解,在皇后看来,自己就是太子的唯一后人,是皇孙,而皇孙当年流落民间十几年,在寒门小户里成长,在皇后看来就已是受了天大委屈,又娶了一个书肆老板女儿,哪怕这女子是皇后认可的忠臣后人,在皇后看来,在身份地位上也有些匹配不上。

为了安抚叶不悔,苏子籍自然轻声细语与开解。

二人互诉衷肠,夜晚渐渐深了,隐隐约约可以听到门外传来一些蟋蟀的声音,在这安静环境里,两人对视着,不知道为什么,气氛就缠绵了起来。

想到叶不悔的隐隐不安,又想到他们彼此结成夫妻,已是有名无实已久,苏子籍就想到了一个可以迅速让叶不悔心安的办法,念头才一起,就觉得在两人拥抱依偎时还挤在两人之间的小狐狸有点碍眼。

偏偏这只漂亮的小狐狸,正睁着一双眸子,看看他,又看看叶不悔,怎么看,怎么让苏子籍觉得,这是在笑话夫妻两个。

哦,差点忘了,这可是能听懂人言的狐狸精,夫妻重逢,这种事小狐狸就不要掺和了吧!

苏子籍暗想,手一抓。

“唧唧!”被人突然拎着,直接腾空划过了空中,它不由四爪挣扎下,直到落到了卧房门外面才醒悟过来,想窜回去,结果鼻子险些撞上了无风自关的门,小狐狸睁大了眸,不敢置信用爪扑门,叫了两声。

“唧唧!”这种时候去打扰人家小夫妻,你还敢说你不是笨蛋!

大狐狸听到小狐狸抗议声,趴在外间厅堂一个角落,有气无力嘲笑。

小狐狸这才反应了过来,一下就脸红了。

幸狐狸毛遮住了脸,让它红了的脸看不出来。

但这也不怪它!

小狐狸郁闷想,它这么久以来,一直跟在苏子籍跟叶不悔身侧,多数时都是跟着夫妻一起睡,哪能想到,还有情况变了的一天!

打开外厅门,蹲在台阶上,抬头看着明月与星辰,小狐狸重重叹了口气,突然之间,无端的寂寞空虚寒冷,袭上了它的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