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香蕉视频app18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一世葬,生死入骨最新章节!

金瑶中了七日疾的第一日。

段如霜带着换洗的衣物来到了桃花山庄,在众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中,直接住进了金瑶的房间。

金瑶像是在睡梦中,呼吸均匀,只是面色苍白了些。

段如霜一会捏捏金瑶的脸蛋,一会将她的手臂抬起又玩闹似得丢下去。

按照段如霜心里所想,那就是,反正金瑶现在没有意识,还不得多折磨折磨她,等到她醒了再闹她,这只母老虎,不,是母老狼还不得把新仇旧恨攒起来,七日以后一并找我算账啊!

金瑶中了七日疾的第二日。

当金瑶睁开眼睛的一刹那,映入眼帘的人竟然是段如霜,看到自己醒来还很高兴的样子,于是既是惊讶又觉得意外,可是自己为什么说不了话,也动不了呢?

“醒了,金瑶!”段如霜兴奋的握住了金瑶的手,“能听到我说话吗?如果能,就眨眨眼睛!”

金瑶眨了眨眼睛,被段如霜握住的手毫无知觉:奇怪,段如霜握住了我的手,我怎么一点都感觉不到?

“听我说,昨晚来救我,中了唐门的七日疾毒针,七日以后才能痊愈,这七天里,由我来照顾,不过不要误会,我只是受珠儿所托才来寸步不离的照顾!”

门被打开,是妙儿亲自送来的洗脸水:“金瑶姑娘该洗脸了!”

清纯条纹睡衣少女粉嫩小嘴唯美写真图片

“我来!”段如霜接过毛巾,开始为金瑶擦脸,擦手,温柔的像是再擦自己的宝剑,擦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。

金瑶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:段如霜是疯了吗?

段如霜笑道:“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我之所以这么做,都是为了感谢来救我!不要太感动!”

而让金瑶更为意外的是,段如霜又亲自给金瑶喂汤水,因为金瑶还不能咀嚼东西,所以只能喝些汤水。

不过段如霜用嘴吹汤的样子还挺像那么回事的!

而之后段如霜又怕她闷,竟然亲自给她讲了自己小时候所闹出的笑话。

自己好想笑啊,可是笑不出来啊,控制不了自己的面部表情啊,段如霜奶奶的孙子的,这种时候还讲什么笑话嘛!

金瑶中了七日疾的第三日。

伴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进房间的地面,打地铺的段如霜睁开了眼睛,下意识的走去金瑶床边看看她。

见金瑶的衣领翻了过来,于是帮她整理好。

“段如霜,个挨千刀的,谁让给我换衣服了?拿开的咸猪手,不要脸的大淫贼,想干什么?老娘我再貌美如花,也是个捕快啊,怎么可以……”

段如霜及时的捂住了金瑶的嘴巴,看着金瑶仍旧怒目相视,嘴巴还发出呜呜的声音,便无奈的说道:“金瑶,我只是再帮整理衣服,鬼叫什么!是不是可以开口讲话了,想把这一辈子骂我的话都一并骂了啊!”

段如霜把手拿开以后,金瑶说道:“我感觉到有人再给我换衣服了,这个死淫贼,都住进我的房间来了,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?”

“冤枉啊,衣服那都是妙儿姐姐给换的,看面子多大,连大夫人的贴身丫鬟都被派来照顾了。我是在房间住,可我睡的是地上,而且这种有胸无脑的女人,我才没有兴趣做出什么事来!”

“……”金瑶恨恨的看着段如霜,“早知道死性不改,我才不会去救呢!”

段如霜翻了个白眼:“什么叫死性不改?说实话还成死性不改了?我之所以睡在房间的地上,还不是怕出什么事,毕竟这七日疾导致身不能动,多少还是伤身的,我也是怕哪里突然疼痛,才……”

“不要再说了!”金瑶想将头别过去,却发现根本不能动,只好说道,“我……我只是骂骂习惯了!”

“……这个女人!”段如霜竟然觉得自己无言以对。

“段如霜!”金瑶突然很认真的叫着他的名字。

段如霜挑眉讶异道:“恩?”

“我以为,我会毁在他们的手里,我在晕过去之前看到,突然觉得……很安心!”

“什么?我没听错吧?看到我会觉得安心?刚才是谁冤枉我给她换衣服,还叫我死淫贼来着?”段如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金瑶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:“可别太得意,我只是感谢,在那种事发生之前出现在我身边而已!”

“金瑶,我会对负责,怕嫁不出去,我娶!”一想到那惊险的瞬间,段如霜就觉得愧疚不已。

金瑶微微一愣,随后大笑起来: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我还没有失身呢!谁要这个雏鹰来负责!我不用负责!”

“好好好,当我没说过!”

段如霜捏了自己的大腿一把:很痛啊,我不是在做梦啊,我刚才若不是睡糊涂了,一定就是一时糊涂,怎么还说出要对她负责娶了她的话呢?娶了她?谁会娶那种母老虎啊!

金瑶中了七日疾的第四日。

“我想吃肉!”金瑶一说完,段如霜就屁颠屁颠的跑去厨房了。

“我的耳朵好痒!”金瑶一说完,段如霜就开始帮金瑶掏耳朵了。

“我的手突然觉得好麻!”金瑶一说完,段如霜就抓起金瑶的手为她按摩了。

“我要喝茶……我要闻到桃庄的桃花香……我想喝几口桃花酒了……我突然好想我大哥……我小时候最爱看斗蟋蟀了……我记得前几天吃的茶熏鸡味道不错……圣雪有几个时辰没有来看我了?”

……

一天下来,段如霜已是累得再也不想里外奔波了。

“段如霜,不知道今晚的月光如何!”金瑶强忍住笑意,得意的说道。

段如霜从被子里爬起,有些疲倦,但还是温柔的横抱起金瑶:“我带去看!”

金瑶一惊,急忙说道:“段如霜,我逗呢!”

“没关系,既然说出来了,我就得办到,我答应过珠儿,要好好照顾的,所有的要求,我都不会拒绝,但是除了让我去死!”

金瑶大笑起来:“是段如霜吗?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似得?温柔了,贴心了,还顺眼了!”

“我一向如此,说来也怪,只有跟在一块的时候,我才会生气,忍不住想拌嘴,挑衅!”

段如霜抱着文珠儿一路来到桃花林,将她放在树旁,自己也在旁边坐了下来。

“在桃花林里看月光,还是第一次!”

“我也是!”

金瑶看向段如霜:“段如霜,明明知道我在捉弄,为什么不生气?”

段如霜耸了耸肩:“因为今天的样子,像极了曾经的珠儿,我刚到衙门做捕快的时候,她就是这样耍我的,以县令千金的身份来命令我,但我一点都不生气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很幼稚啊,像个孩子!从小到大,珠儿都是这样!”

段如霜突然心生古怪,也很疑惑:这些天的相处,我怎么突然觉得金瑶变得可爱了?难道真如珠儿所说的那样,金瑶本来就是个可爱的人吗?

金瑶中了七日疾的第五日。

金瑶的双臂已经可以动弹了。

段如霜依旧端起清粥喂金瑶。

金瑶越发觉得奇怪,只觉得脸有些发烫:“我可以自己吃!”

“笨手笨脚的,还是我来喂吧,省的弄得到处都是,还得劳烦妙儿姐姐跑一趟!”

“段如霜,当我是三岁小孩啊!”

“少废话,来,张嘴……啊……”

金瑶就差没一巴掌扇死段如霜了。

“来来来,金瑶大小姐,今日阳光不错,我带出去晒太阳!”段如霜不由分说便把金瑶抱了起来。

金瑶一边推着段如霜的胸膛,一边说道:“放我下来,我不出去,让他们看到该笑我了!”

“笑什么?笑不能动弹毁掉的一世英名?还是害怕他们看到我抱着这只母老虎觉得害羞啊?”段如霜坏笑道。

“滚!”金瑶挥起手掌。

还差一点就扇到段如霜的脸上时,段如霜搂住金瑶后背的手迅速抬起抓住了金瑶的手,而金瑶上半身失去支撑向后倒去,她也反应极快的用另一只手搂住了段如霜的脖子,才没有掉下去,这一下子,他们便已极其怪异的姿势站在那里。

金猛和金冲进来的时候,这两个人就以这种怪异的姿势在对视,面对面贴近,四目相对,似是喷出火来。

“我们是不是,进来的不是时候啊?”金猛有些尴尬的咳了咳!

金冲欣喜的拉着金猛往外走:“当然了,老二好不容易有了个男人,我们可不能坏了她的好事!”

段如霜也忘记了生气,扑哧一下子笑了起来:“很缺男人吗?不过也是,像这么粗鲁,随意就要扇好心抱出去晒太阳的人耳光的女人,怎么会有男人要!”

金瑶是恼羞成怒的拿头一下子撞在了段如霜的额头上:“这就是男人嘴贱的下场!”

段如霜感觉到眼前都冒金星了,好几张金瑶的脸晃来晃去,等到终于恢复过来,段如霜是半怒半得意的将金瑶一下子摔回了床上。

“段如霜,爷爷的!”金瑶动不了,只能用手指着段如霜叫骂着。

段如霜一把抓住金瑶的手,让她连唯一能动的手也固定住了:“金瑶,老实点,别忘了,现在还是一只任我宰割的小狼崽呢!”

金瑶中了七日疾的第六日。

这一日,金瑶靠在床边,一边惬意的吃着大鱼大肉,一边喝着上好的桃花酒。

段如霜坐在椅子上,一边喝着茶,一边说道:“吃吧,喝吧,等我们攻打魔宫的时候,就没有这种好日子可以享受了!”

“喂,这魔宫真的有那么可怕吗?”

“当然!”

“我记得在盟主堂里,说是因为要抓一个叫什么紫什么魂魄的人,才硬要加入除魔计划的,那个人很可怕吗?”金瑶问道。

“他叫紫魄,他拥有着不死之身,和一件护体流纹战甲,武器是灵弑弓,没有弓箭,但却可以任用空气做箭,威力无比,速度快的不是我的轻功可以作比较的。他劫走了很多少女,而那些少女都已经不见踪影,估计,都是遭遇毒手了,而我们明明知道紫魄是凶手,却抓不了他。所以,只好投靠盟主,加入他们,才有机会抓到紫魄。”

“段如霜,我好像是第一次这么敬佩一个捕快!”

“不如说,敬佩我段如霜好了!”段如霜大笑道。

“呸!夸两句就得瑟上了!”金瑶笑着白了他一眼。

而这一日,武义德带着大批兵器也赶来了桃花山庄,桃花山庄又是热闹一番,但却因为人越来越齐的缘故,无形之中,也多了些紧迫之感。

“风儿,云儿,们陪同义德,开始将武器暗中派送到各个帮派中去,要在夜深人静之时,切勿惊扰到百姓,以免传到魔宫的耳目那里。”皇甫青天说道。

“是,爹!”风云两位兄弟异口同声的答道。

“今晚有的忙了!”从东厢苑出来,皇甫云便抱怨道。

皇甫风说道:“过两日岳父和常欢就该到了,可我的神封刀……”

“大哥,这解除封印的事情是急不来的,不如明日我陪去万里长宫的第二道门里去看看,有没有记载解除神封刀封印的邪刀秘籍!”

皇甫风点点头:“也好!”

晚上,皇甫风和皇甫云,加上武义德开始往各个门派运送兵器,无人察觉。

金瑶中了七日疾的第七日。

“做奴隶的最后一天了,尽情刁难吧,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!”

“就算做我的奴隶,也得老娘愿意才行啊,怎么说,也得有皇甫云的长相,我大哥的温柔贴心,皇甫风的身手,还要有皇甫雷的善良!”

段如霜大笑起来:“真的是跟珠儿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她喜欢自称本姑奶奶,喜欢自称老娘,而且曾经,她还说过类似的话。她说她将来的夫君,要有云兄的相貌却不能有他的风流,要有风大哥的身手却不能像块冰。要有雷弟的善良却不能贪玩成性,要有方俊不的唯命是从却要比他高大成熟!”

“我又不是挑选夫君!而且珠儿的话,怎么每一句都记得那么清楚?还说不是喜欢她!”金瑶无奈的说道。

“一起长大的,早就把她当成我的妹妹了,我是孤儿,能有个妹妹就像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似得!”

金瑶微微一颤:原来段如霜是个孤儿,一个孤儿还能如此儒雅正义,还能练就一身好武功,成了衙门里的捕头,该吃了多少苦头啊!

“段如霜,我们去晒太阳吧!”

段如霜笑道:“好啊,今天不想让自己在这房间里发霉了?”

“废话怎么那么多?珠儿夫君的要求,可没有像她爹那么喜欢唠叨吧!”

段如霜一边抱起金瑶,一边说道:“不许拿我和珠儿说笑!”

“我没有说笑,跟我说珠儿夫君的要求之后,我脑海里那一瞬间闪过的人,就是。所以我觉得,珠儿说她想要的夫君,就是!”

段如霜摇摇头,笑道:“不可能,我们每次见面都要拌上几句嘴呢!”

“她跟斗嘴,可是因为喜欢!”

“不也喜欢跟我斗嘴么!也喜欢我?”段如霜半笑半真挚的看着金瑶。

“去的,还不快出去晒太阳,想闷死老娘啊!”金瑶一路破口大骂着。

但是段如霜貌似感觉到,金瑶这个样子,只是在掩饰被人说中的心事。

后花园中,二人并肩而坐。

“段如霜,不知道珠儿怎么样了,她这几天都没有来看我,一定是醉的不轻!”

“放心,衙门里有的是人照顾她,不过她喝醉以后,确实让人心疼,也知道,她平时总是一副精神满满的样子!”

金瑶笑道:“是啊,我们在集市上打架的那天,她不由分说的就冲上来跟我打,有珠儿这样的好朋友,是的福气!”

“那我们都是有福气的人呗!”

然后二人大笑起来。

“段如霜,有没有发现,我们每一次对话,都离不开珠儿!”

“有吗?”

金瑶点点头:“我还是觉得喜欢珠儿!”

段如霜摇起了头:“不管喜不喜欢,她都是县令的女儿,不是我等人可以配得上的!”

金瑶笑了起来:“还挺谦虚的!”

笑声过后,突然气氛就变得尴尬起来。

段如霜干咳两声:“咳咳!这几天,多亏了有我段某人照顾,瞧瞧这脸,胖了一大圈!”段如霜捏了捏金瑶的脸蛋,又捏了捏金瑶的手臂,“还有这手臂,隔着袖子都能看到有多粗壮,这大腿……就更不用说了!”在金瑶杀人的目光中,段如霜刚要去捏金瑶大腿的手便有些尴尬的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。

金瑶突然紧紧掐住了段如霜的大腿:“我的手臂很粗壮哈!那就让看看有多粗壮喽!”

“疼!我错了大姐,快松手,疼!”段如霜疼的龇牙咧嘴。

“男人嘛!这点疼就跟被蚊子咬了一样!”金瑶大笑道。

这死婆娘,力气好大!段如霜起身要脱离金瑶的魔掌,金瑶被连着带起,她的手脱离了段如霜的大腿,因为双腿虽然可以摆动,但却酸软还不能走路,便向前跌去。

还好段如霜及时接住了她,她一下子撞进段如霜的怀里。

耳边传来段如霜欠扁的声音:“投怀送抱啊!”

金瑶气的一下子推开段如霜,却又向后仰去,段如霜拉住她的手,却不把她拉起,只让她的身子停留在半空中,气的金瑶大骂道:“段如霜,想让老娘摔倒就别装模作样了,老娘可不怕疼!”

“是么,那好吧,听的!”段如霜突然一个松手,金瑶惊呼惨叫,又被段如霜及时的拉住,他坏笑道,“怎么,口是心非吧,其实还是害怕我真的松开的手吧!”

“卑鄙!段如霜,这个卑鄙的雏鹰,等我完恢复以后,第一个就要宰了!”金瑶大怒道。

“我可松手了,求求我,我就不松手,还把送回房间,怎么样?”

“呸,鬼才求!有种就松手然后给我走,反正老娘我自己爬着也会爬回去!”

段如霜心里感叹金瑶的志气,但他还是一点一点的松开她的手:“再给一点时间,我数到三,可就真的松手了,一……二……三!”

段如霜三声过后真的松开了手,金瑶向后跌去,却不喊不叫,段如霜没有想到金瑶竟然毫不求饶,便急忙去拉住她的手,他只是逗弄一下金瑶,并不真的打算让金瑶摔下去。

结果金瑶向下的重力连带着段如霜一起倒了下去。

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段如霜的唇竟然毫不偏差的吻上了金瑶的唇,他们大眼瞪小眼,简直不敢置信。

怎么这感觉一点都不讨厌?金瑶有些迷惘。tqR1

怎么我的心突然跳得这么快?段如霜百思不得其解,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。

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,段如霜急忙离开金瑶的唇,二人同时转过了头,映入眼帘的人,竟然是一脸错愕的文珠儿。

文珠儿的脚下,是一盅汤,如今掉落地面已成为了碎片,汤汁渗入泥土,只留下一些残渣,依稀可见各种药材。

“珠儿?”段如霜和金瑶异口同声的惊呼道。